2017年11月21日 星期二 县委/县人大/县政府/县政协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内容推荐: 
临猗政府网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艺术大展堂书画

寻觅三百年前的一位隐逸诗人

2009年05月11日 14:36 编辑:宁新杰 [字体...] [打印]

  寻觅三百年前的一位隐逸诗人
  宁新杰
  翻开中国文学史,几乎所有的中国文化人都知道陶渊明这个名字。他,生活在晋、宋易代的混乱年代,做过几任小官,天生的孤傲与清高,使他不愿“为五斗米折腰”,毅然挂冠而去,终生躬耕田亩,诗酒自娱,写出了大量诗篇及千古名文——《桃花源记》,最终成就了他作为一代“隐逸诗人”屹立于中国诗坛乃至世界诗坛。
  但是,我们在这里要叙述的、评价的是一位距今三百年前不为人知的继陶渊明之后又一位隐逸诗人,他,就是明清之交的王含光。
  王含光(1606—1681)山西猗氏(今临猗)人,字表朴,号似鹤,又自署鹤道人。王含光“九岁善属文,十岁辨音韵”,“为诸生(即秀才)时,好吟咏,即脍炙人口。”明崇祯三年中举,越年成进士。崇祯六年,授予行人司行人。十三年,迁吏部验封司主事。十四年,授吏部考功司员外郎。清廷定鼎中原,于顺治二年授礼部仪制司员外郎。顺治四年,充礼部会试同考官,升郎中(司级正职)。顺治六年,移吏部考功司郎中。顺治七年,迁吏部文选司郎中。恭遇覃恩,加太常寺少卿衔。越三年,有忤上司,被降为光禄寺丞。次年,迁光禄寺少卿。又一年,迁太仆寺少卿。顺治十三年,因才望素著,出任藩臬,得河南按察使,官阶正三品。
  在王含光的早年,仍然和大多数封建士子一样,“学而优则仕”,发奋读书,踏上仕途,以图光宗耀祖。他的家教极严,在他考中进士后,他母亲就拉着他跪到他父亲的遗像前,哭着向他说,你的祖父和父亲,为官俱有清白名,我不靠你去享荣华富贵,只求你不要玷污了祖先就行。试看他早期写的《宝刀篇》,诗曰:“宝刀不可玩,锋芒挫吴干。寒花迸霜雪,文彩蛟龙蟠。囊以冰丝锦,淬以清流湍。十日不见血,鞘中响珊珊。黑夜忽跃出,烽火逼长安。一挥魍魉泣,再挥天地寒。此物秉烈性,奸邪慎勿看。”很显然,他把自己比作“宝刀”。他痛恨奸邪,他要主持正义。再看他的《放歌行》,诗曰:“座客莫太息,听我放歌行。放歌可放怀,慷慨以驰情。万物若聚尘,百年一流星。富贵无足时,天地多不平。所贵适吾适,勿与傀儡争。翠馆鼓锦瑟,漆坊鸣银筝。花开及时赏,杯满随意倾。斗鸡西市曲,走马长楸坰。交游满天下,意气轧公卿。君不见,秦皇鞭石石乱走,海波山立蛟龙吼。蓬莱采药无消息,虎狼转眼化苍狗。”他出身官宦,却不是纨绔子弟;他通晓世情,却不与“公卿”为伍;他饱览圣贤,学养深厚;他豪气干云,一心为国。
  当王含光二十八岁那年被授予“行人”(官名)之职后,他多么欣喜,他希望能在朝廷中枢——中央机关中施展他的抱负。他在《早朝》一诗中有句“世列清班惭献纳,愿编金鉴报黄扉。”此诗的第一句,是说自己的家庭连续三代“世列清班”,但是献策甚少,第二句,是说他要像唐代名臣张九龄那样编写一部“金鉴”,帮助皇上治国安邦。他在《御殿颁诏》诗的最后两句说“汉庭应下贤良诏,徒羡王褒作颂才。”借汉文帝诏举“贤良方正”故事,不拘一格举用人材。更钦羡王褒,写出《圣主得贤臣颂》,来颂扬皇帝的开明之举。再看《驾猎》一诗的最后两句,“月无 月无 周原春草静,应知圣德不荒禽。”借春天皇帝郊祀,说明皇帝勤于政事而不荒于“嬉禽”。作为朝廷中的青年小官吏王含光,他多么希望政治清明,国家兴旺。这就是青年王含光心迹的表露。
  可惜,这时的明王朝,已经成了一个烂透了的大西瓜。清军铁骑,自山海关长驱直入。农民起义军李自成,率先攻进北京,崇祯皇帝吊死煤山,大明覆亡。先是,王含光在家为母守孝,就在守孝的第三年,李自成军自猗氏城经过。为了筹饷,将王含光押至新绛,备守拷掠。李自成兵败后,又从猗氏城经过,将含光叔侄掳至西安,逼其任职,含光不从,在饱受一百多天牢狱之苦后,含光叔侄才伺机逃脱,于十月间返回家乡。理想的破灭,报国的无门,使他早年的勃勃志向,受到极其严重的摧折,这是他第一次遭受的重大打击。
  清廷定鼎,国家这部机器需要大量人材,于是,“按部者以地方人才荐,催檄疊至。”这时的他,陷于极度彷徨苦闷之中,去吧,“世列清班”的王氏家族,出了他这个“贰臣”,不去,又怕祸及整个王氏家族。这时,他写出了《行路难》:“水行而挽车,陆行而撑舟,不能负之走,遑遑欲何求……云漠漠兮晚眺,雨凄凄兮周道,许伯据地何事哀,漆室倚柱为谁啸。”还有他的《去妇词》也是这样:“去妇不可留,逡巡顾旧室……临行不敢啼,何梦到君侧。”他的抉择之难,于此可见一斑。
  这是个十字路口,实在使他为难,可以说是难上加难。这是他第二次遭受的重大思想挫折。
  捱到顺治二年深秋,他才勉强北上。途中,他写了《并州道中》一诗:“并州不可望,日暮畏孤踪。古渡桑乾水,连山玉华峰。沙平骄猎马,寺远断昏钟。况是干戈后,岩陲笳鼓重。”从此诗中,足可看到他心情之沉重。到京任职后,他还写下了“那知愁似海,长愿醉如泥。何时初服遂,箕坐占芳提”这样的句子。
  前面已经说过,他是在五十一岁时就任河南按察使一职的。上任伊始,即峻却空名钱三千金。其时,有大猾部民王报国,作恶多端,因倚仗朝势,前官莫可奈何。含光到任得知。迅即予以拘捕,告状者多达数千人。才七日,朝中即有书信说情,含光不为所动,毅然将其处死,中州士民大快。好景不长,含光即因“钦案难结,镌级调用”,所谓“镌级”,即降职使用,含光不平,愤而辞职,又不予批准,捱到三年任满,托病乞休。这一年,含光五十四岁,于时为清顺治十六年,即公1659年。从这年起,开始了他长达二十三年的隐逸生活。
  本文开头,用陶渊明来起笔,目的是用彼(陶)之隐逸诗来观照此(王)之隐逸诗。陶渊明存世作品,约在190多首,王含光存世作品,已发现的有501首。陶渊明的诗全为古体(这是历史的局限),王含光有古体诗65首,占《谷口集》六分之一左右,其它六分之五全属格律诗。中国诗歌发展到唐代,出现了一个高峰,也就是格律诗的成熟,以后的任何朝代,均未能跨越这个制高点。王含光与陶渊明两个人,在历史的轴线相距1200余年,我们不能无视时代的差异,对他们的诗作进行全面的比较。我们现在要观照的,只是他们两人之间隐逸成分的比较,思想深度的比较,艺术手法的比较,等等。历史上的陶诗,初期二三百年是沉寂期,诗坛无人认知。北京大学已故著名学者王瑶先生说:“大致说来,梁以前是传写期,宋以前是补辑期,两宋为校订期,南宋及元是注释期,明朝为评选期,清朝是汇集和考订期。”可见,作品的认知是一个多么漫长而曲折的过程。王瑶先生还说:“陶诗之长久被人欣赏,就充分地证明了他的作品的伟大。杜甫《可惜》诗说‘宽心应是酒,遣兴莫过诗。此意陶潜解,吾生后汝期。’白居易《题浔阳楼》诗说‘常爱陶彭泽,文思何高玄。’至于李白的歌咏饮酒,苏轼的逐篇和陶,那更是显而易见的。”清人杜浚说:“古今能及真诗境界的,唯陶渊明一人。”这里,仅摘陶诗《归园田居》五首之一来说明:“少无适俗韵,性本爱丘山。误落尘网中,一去十三年。羁鸟恋旧林,池鱼思故渊。开荒南野际,守拙归园田。方宅十余亩,草屋八九间。榆柳荫后檐,桃李罗堂前。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狗吠深巷中,鸡鸣桑树巅。户庭无尘杂,虚室有余闲。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其它如“种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几乎成了人们耳熟能详的名句,这里就不再赘引了。
  现在,我们应该观照王含光了。
  首先,我们考查一下王含光隐逸思想的萌芽及形成过程。一般说来,古代士子只重儒学修养,而王含光却是儒释道三者兼修,在他对释道两家学说不断深化研究的过程中,隐逸思想也就逐渐萌芽和形成。再者,他从小就崇拜历史上的隐者如陶渊明、山巨源等人,如他在青年时写的《似园》诗:“结茆复编柴,深深在城市。方知山巨源,仕隐得其似。”还有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丧国之痛”,当年的满人逐鹿中原,在王含光看来,就是异族入侵。能够身同感受这一点,我们就能想到当年王含光的心境了。
  王含光的隐逸诗,贯穿在整个《谷口集》中,有的是零句,有的是整篇。如他在青年时期写的“流水年华容易掷,几回迎月操幽兰。”(《城隅书屋》)“解得真如不住相,便寻归路未应迷。”(《孤山发云寺》)“闻说鸾仙能驻世,好收香叶坐中焚。”(《柏林》)“黄冠无物相持赠,指点岩间五色芝。”(《桃花洞》)“见说蟹螯秋正美,家家酒旆挂林西。”(《湖上村》)“清涛堪洗耳,能得几回听。”“日斜游客散,独对老松吟。”(《香山寺》)“欲挽山僧话,闲云不可携。”“尘根谁与涤,到处水泠泠。”(《碧云寺》)“何时寻范蠡,重泛五湖舟令 。”(《送叶山人还洞庭》)王含光四十六岁这一年,也就是清顺治八年,在京作吏部文选司郎中,并且“恭遇覃恩,加太常寺少卿衔。”尽管如此,他对故明的怀念,还是有增无减,如他在这一年写的《杂感》六首中,就有“西华苑外望煤峰”这样的句子,更有“树从娇鸟作悲歌”之悲叹。他的诗中,竟然还有反清色彩最为明显的“欲问当年弓剑地,狂飚摧尽五陵松”这样的句子。最具典型的,莫过于他在五十岁之前写的《思归引》,不妨全文抄录如下:
  归兮归兮老奈何,行年五十空蹉跎。水有嘉鱼岩有萝,雪披羊裘雨披蓑。那能束带鸣玉珂。
  归兮归兮老奈何,款段不行路逶迤,秋风吹面红尘多,须眉犹具鬓皤皤。谁堪把镜画新蛾。
  归兮归兮老奈何,我有一丘白云阿。门虽设兮可张罗。桑柘不剪鸟结窠。何时偕鸟盼庭柯。
  归兮归兮老奈何,胡为止酒徒悲歌。山有睚眦水鼋鼍,我将安适心如疴。思归未归抚云和。(抚琴而歌之意)
  (注:第二首中的“逶迤”,迤字在这里应读tuo驼),见《汉语大辞典》第10卷760页。)
  这首《思归引》,他说他“行年五十空蹉跎”,他不愿在清廷“束带鸣玉珂”,他说“我有一丘白云阿”,从此句可以看出,他的归隐只是早晚之事。我们不妨把这首《思归引》看作他归隐的前奏曲。
  王含光致仕之后,写了《闲居》二首,现各抄录首尾四句,“结庐芜城隅,一壑纡如带……空林独往来,树叶散秋籁。”(其一)“南园春雨晴,细草绕砌(阶)生……愿勿谭(谈)簪笏,渝此物外盟。”其二。当他移住王官谷后,写了《山庄》二首,其一曰:“暮年多遁思,买田王官谷。卜宅当谷口,聊购数椽屋。门对天柱峰,窗挂千尺瀑……。”其二曰:“山游无远近,来往不可期。著屐出村园,杖竹相扶携。循涧踏乱石,攀岩挽纤枝……。”他还西游五老峰,作《五老峰》长歌一首,诗曰:“虞乡西南五老峰,一峰一朵玉芙蓉……中峰孤秀凌空起,矗矗去天一握耳……相传半是蓬莱客,一壶春酒谢山灵……野鹤归来怜华表,仙翁何处化流星。恍惚不知归路在,溪烟花树两冥冥。”此诗不论从意境看,不论从技巧看,都可谓千古绝唱。
  五含光在六十二岁时,与他的同庚至友阴太峰先生同游华山,诗作太多,不便抄录,现仅将其诗前小序抄出,以飨读者,“康熙丁未仲春,阴子(即阴太峰)偕余为西岳游。时两人齿俱六旬有二。初至岳下,望之稍却,拾级以进,不觉登顶,亦坦然耳。吟眺留连,将匝月而忘返,乐未可言。是游也,玉质王子主东道,陈生明扬典南车,遇合之良,殆山灵有助,惬我素心欤。然武陵过客,回首渺茫,空谷跫音,泐之它石。”西岳归来后,他还写了《游西岳》五言排律四十韵。鬼斧神工,造化无穷。天上人间,时空对接。我不谙熟此道,然已魂惊魄摇矣。
  王含光七十四岁时,身板仍然硬朗,时时出游,且看他写的一首《雕石崖阁上小酌》:“梯云飞步到岩楼,药草山花插满头。难得六千三万醉,也须七十四回游。”(注:诗中的“六千三万”乃“三万六千”之倒写,纯为合乎乎仄,三万六千指一百年,七十四即七十四岁。)在这里,我们看到了一个超凡脱俗的老者形象,一个真真实实的“老顽童”。从写作技巧说,古人以数字入诗多的很,但像王含光这样运用数字,绝无仅有。王含光的隐逸诗,贯穿整个《谷口集》,恕我不能一一列举。
  他对“释道”研究很有见地,曾写过《金刚经解》、《道德经解》两部专著,无怪乎他的诗禅味十足。他写的“释道诗”占到全集的百分之九。愈到晚年,他活得愈开脱,可以说超然物外。
  王含光七十五岁那年春天,害了一场大病,直到秋天方能下床走路。这期间,他写了《秋思》二首,一首是怀念他的老友阴太峰,有“不知人去向,空忆武陵游。”一首是怀念他的发妻原氏,有“怀人竟无寐,桃叶为谁歌。”
  他自知时日不多,乃作《自志铭》,他说:“自志何也?曰恐失实也,失实则欺人欺后,世虽志我,非我志也。”他在志文中说:“年七十五而衰,乃手胪生平,以备墓门之石。家居戒二子,丧事宜啬,无从俗,玷我素风也。”《自志铭》的铭文最后写道:“初衣即遂,三径未荒,栖迟丘壑,寤寐羲皇。寓形环堵,矫首帝乡。营我茧室,陟彼层冈。美哉风物,郁郁苍苍。挥手尘网,逝将戛然以高翔!”
  他生逢乱世,未能施展抱负,但他却自我解脱,在诗歌领域道出了他的彷徨,他的苦闷,他的无奈,他的悲痛,最终成就了他继陶渊明之后中国又一位隐逸诗人。
  纵观王含光的一生,七岁丧父,中年丧母,强仕之年,剧遭甲申之变,五十而后,即解组归田,家居二十三年。从他的《谷口集》中可以看出,整个五百首诗中,从头至尾,没有一句颂扬清廷的诗句,反而有“陈人不敢论新事,偷眼秋旻望太平”之句。他在康熙九年编写的《王氏家谱》中,还有“三征未缓,九室先空。桑柘萧条,蓬茅凋敝”之句,大胆揭露了康熙朝前期社会民生的概况。他确实是身在清廷,心系故明。他本不愿以诗名世,只想与草木同朽,为什么?究其原因,不外乎二,一是怕招致“杀身之祸”,二是“灭族之灾”。王含光未与发妻合葬,而是另埋它处。现在,我们可以作这样的联想。《谷口集》之所以能够问世,是“由二三同心,虑终散佚,强而后可”。阴太峰先生在《谷口集》序言中说:“读其诗,如见其心,如见其人,如见其生平,是为得之矣。”
  《谷口集》是在屡遭天灾人祸之后幸而保存下来的,在全国仅有两套,因而,我们应该倍加珍惜,研究它,光大它!
  2007年12月30日脱稿
  2008年元月10日定稿
企业:山西武氏安保 临猗之窗 临猗便民网 运城果品网 翔宇化工有限公司 永恒机械制造有限公司 临猗华晋纺织印染有限公司 临猗兵娟制衣 卓里集团 阳煤丰喜临猗分公司 临猗变压器有限公司 豪钢锻造有限公司
政府:运城市政府网 闻喜县人民政府 河津市人民政府 万荣县人民政府 夏县人民政府 芮城县人民政府 垣曲县人民政府 稷山县人民政府 盐湖区人民政府 永济市人民政府 绛县人民政府 新绛县人民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