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21日 星期二 县委/县人大/县政府/县政协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内容推荐: 
临猗政府网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艺术大展堂书画

人文辉煌 唐史为鉴

2009年05月11日 08:21 编辑:宁新杰 [字体...] [打印]

人文辉煌 唐史为鉴
  ——唐代十位临猗名人述略
  宁新杰
  有唐一代,共历296个春秋。史学界习惯把它分成初唐、盛唐、中唐、晚唐四个时期。笔者所要叙述的这十位历史名人,几乎贯穿于整个唐朝。他们的名字是:裴寂(唐朝开国功臣)、张嘉贞、张延赏、张弘靖(即唐朝的“张氏三相”,其先辈和后人贯穿了整个唐朝,与唐朝共荣辱、共兴衰)、王缙(以上五位为宰相)。封常清(守边名将,悲剧英雄)、张介然(为国死节)。王维、张彦远、司空图(书画、美术史论、诗人隐士)。可惜这三位名人均被历史误记,把他们说成永济人,应该给他们正名,把颠倒了的历史予以澄清。
  除以上十人外,还有一位与临猗有着密切关系的河南郏城人马燧,是中唐“三大名将”之一,多次受到唐德宗褒奖,也应该在此一提。
  下面将分别叙述。
  裴寂(573—632)字玄真,隋蒲州桑泉(今临晋镇)人。寂幼年丧父,家境贫寒,靠诸兄承协成人。十四岁补为州主簿。开皇间调皇宫担任左亲卫。大业中,历任侍御史、驾部承务郎、晋阳宫副监。隋朝末年,天下大乱,群雄竞起,裴寂向李渊进言道:“今天下大乱,城门之外,皆是盗贼。若守小节,旦夕死亡;若举义兵,必得天位。”李渊遂决定起兵。裴寂利用他手中的权力,立即向李渊进送宫女五百人,上等米七万斛,杂彩五万段,甲胄四十万领,以供军需。李渊建立大将军府,以裴寂为长史,赐爵闻喜县公。在进军长安时,首遇河东劲敌屈突通,此时,裴寂提出他的进军主张,而李世民又提出另一方案,李渊采纳了两方情况,即留部分兵力围河东,另方面带兵入关,直取长安。于是,转裴寂为大丞相府长史,进封魏国公,食邑三千户。唐武德二年,本来不谙军事的裴寂,由于立功心切,自愿到太原一带与刘武周的部将黄子英、宋金刚等对抗,结果连吃败仗,受到批评处分,但不久又“宠待弥厚”。李渊每出巡,必令裴寂暂摄国事。又令赵王元景娶裴寂之女为妃。武德四年,废除五铢钱,改行开元通宝钱,李渊又特赐裴寂铸造新币之权。唐太宗李世民临朝后,裴寂作为高祖权臣受到排挤,以莫须有罪名罢官削邑,流放交州(今越南河内一带),继而又迁静州(今广西昭平)。裴寂成了封建政权交替的牺牲品。裴寂去世后,赠相州刺史,工部尚书,河东郡公。
  查阅《新唐书•宰相世系表》:“武德元年六月,长史裴寂拜尚书右仆射,相国。武德九年正月,裴寂为司空。贞观三年正月,罢免。”
  裴寂有“佐命”之功,实为唐朝开国第一功臣。没有裴寂当年的鼎力支持,那么历史将会改写。所谓“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裴寂正应了这一点。
  张嘉贞(666—729)祖籍范阳,其高祖子叱仕隋为河东郡丞,遂居蒲州为猗氏(今临猗)人。嘉贞少年精通五经,博闻强记。弱冠应五经举,补平乡尉。后因官司连累而免职,但“能吏”之名已遐迩有闻。长安中(703年前后)侍御史张循宪为河东采访使,遇事不能决,有人推荐嘉贞,嘉贞条分缕析,应裕自如,令循宪叹服。事后由嘉贞代其草拟奏章。不久,这篇奏折受到则天皇帝赏识,循宪以实情相告,并请以官让。武则天旋即召见嘉贞。嘉贞侃侃奏对,则天大为赏识,卷帘相见。旋拜为监察御史,同时擢升张循宪为司勋郎中。不久,又进嘉贞为中书舍人,后又历任嘉贞为梁、秦二州都督,并州长史。
  唐玄宗开元五年(717)嘉贞上奏玄宗,宜以重兵治理散居太原以北的突厥九姓新降者,置天兵军,玄宗遂委嘉贞为天兵使。有人诬告嘉贞谋反及贪脏事,但查无实据,玄宗欲治诬告者以死罪,嘉贞上奏曰:“国之重兵利器皆在边,今告者一不当即罪之,臣恐塞言路,且为未来之患。”玄宗嘉其言,此事遂免。
  开元八年正月,诏拜嘉贞为中书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加银青光禄大夫。五月丁卯,擢为中书令(宰相)。嘉贞居相位三年,善于奏对,敏于裁遣。后因嘉贞弟嘉佑脏污事发,被张说弹劾,遂于开元十一年正月罢相,出为幽州刺史,张说遂代为中书令。开元十二年,复为户部尚书,兼益州长史,判都督事。开元十三年,因王守一事发受累,左转台州刺史。继而又代卢从愿为工部尚书、定州刺史,知北平军事,累封河东侯。卒赠益州大都督,谥号恭肃。
  嘉贞虽贵为宰相,但从不置田园。有人劝他,嘉贞说:“我作为宰相,不死难道有饥寒忧?如果被贬官,家产也要被籍没。近世士大夫广置田宅,给不肖子孙作酒色费,我才不干!”
  张氏家族从嘉贞起为相,位极人臣。以后祖孙三代为相,唐代所无。也是从嘉贞起,喜爱书画收藏,“榜书”尤为突出,为时人称颂。
  张延赏(727—787)唐蒲州猗氏人。延赏父亲嘉贞中年时生育五个女儿,直到六十二岁时才生下延赏,取名为“宝符”。嘉贞去世时,延赏只有三岁,可谓“早孤”,赖母亲教育成人,一直到十五岁。这里摘引《猗氏县志》人物传张嘉贞传后一段话:“……(嘉贞)引(荐)万年主簿韩朝宗为御史”。(这个韩朝宗,就是李白笔下的“生不愿封万户侯,但愿一识韩荆州”),(嘉贞)卒后十余载,朝宗以京兆尹见帝(唐玄宗)曰:“陛下待宰相进退皆以礼,身虽殁,子孙咸在(朝)廷,张嘉贞晚一息宝符,独未官。”帝惘然。召拜宝符为右司御率府兵曹参军。(玄宗另)赐名“延赏”(取‘赏延于世’之意)。
  史言延赏“虽早孤,而博涉经史,通吏治。”天宝十五年,延赏正好三十岁,他始被关内节度使王思礼辟为从事。次年二月,新皇帝肃宗擢升延赏为监察御史,并赐给绯鱼袋,以示荣誉。代宗时,张延赏任给事中,后又转任御史中丞和中书舍人。大历二年四月,延赏出任河南尹,并充任诸道营田副使,此时的河南,正是“安史之乱”乱后不久,乡村破败,几成废墟;百姓离乡背井,农田荒芜。延赏到任后,采取了五条措施:勤身率下,政尚简约,减轻徭赋,疏导河渠,修筑宫庙。经过五年努力,河南农业经济得到恢复,史载“流庸归附,邦畿复完”,得到朝廷褒美。大历六年五月,征召延赏入朝,任御史大夫。八月,出为淮南节度使并扬州大都督府长史。大历十一年四月,出任江陵尹,充荆南节度使。三年后,任检校兵部尚书兼成都尹、剑南西川节度使。
  在剑南任上的四年多时间里,他经历了两次军事斗争:一次是平定山南东道节度使梁崇义的叛乱;一次是平定剑南西山兵马使张朏的叛乱。对唐德宗政权的巩固起了重大作用,倍受德宗赞赏。
  兴元元年(784)四月,德宗诏加延赏为中书侍郎、平章事。在一篇《制文》里,褒扬他“崇饬文行,励精理道,践历中外。”说他有“甘棠之思”和“缁衣之美”。(甘棠者,称颂循吏之美政和遗爱。缁衣者,贤者也。子曰:“好贤如(缁衣),恶恶如(巷伯)。)
  延赏为相期间,也干了几件不得人心之事,一次是罢李晟兵权,招致“平凉会盟”的恶果。一次是裁减天下官员三分之二(当时全国官员只有一千五百人),引来天下震动,德宗皇帝不得不说“其先减官员,并宜仍旧。”不久,延赏病卒于家。赠太保,谥成肃。
  后世史学家对其评价曰:“延赏更四镇,所至民颂其爱。及当国,早不幸,未及有所建明。然帝待遇厚,称其奏议有宰相体。
  张弘靖(760—824)蒲州猗氏人。初名调,字元理。乃张延赏长子。弘靖少时,以门荫授河南府参军,后又调补兰田尉。德宗贞元五年,被东都留守杜亚辟为从事,成为杜的幕僚。宪宗元和四年,张弘靖以中书舍人,知东都选事。元和四年,任工部侍郎,不久又改任户部侍郎。是年十二月,赴任陕府长史、陕虢观察陆运等使,赐金紫。元和六年,任检校礼部尚书兼河中尹,晋绛慈等州节度使。宪宗九年,入朝任刑部尚书、同中书门下平章事(这是他首次入相)。
  张弘靖在外任作官五年,深知藩镇势力心有异志,尾大不掉,对唐朝中央政权形成很大威胁。他力主国家政权统一,审时度势,提出“待不恭,乃加兵”的办法来处置淮西吴元济事件,继而力主讨伐“淮西凶党”。他不同意对成德王承宗和淮西吴元济同时用兵,集中一点,以保证淮西主战场的胜利。这些好的建议,未被宪宗采纳。他感到失望,遂辞去宰相职务,于元和十一年赴太原担任北都留守、河东节度使。五年后,二次入朝为相。因原宣武军节度使韩弘入朝为司徒兼中书令,张弘靖又离开长安赴汴州代替韩弘之职。弘靖到汴后,一改韩弘过去的做法,厚赏安抚军士,“代以宽简,民便安之”,颇得口碑。
  穆宗长庆元年正月,弘靖第三次入朝为相,拜检校司空、同平章事,并兼任幽州大都督府长史,充卢龙军节度使。此时的张弘靖,滋长了骄贵之气,加之用人不当,以致引起“幽州兵变”。他被兵变者囚禁半年之后,经朱克融救还,复为抚州判史。长庆四年三月,以太子少保为太子少师,旋又为太子太保。是年六月卒。
  唐代著名诗人白居易在一篇《制文》中,称颂他“振扬家声,一时之人,谓之才子。”“政不苛细,甚得人心,寮吏将卒,皆乐为用。清简之化,闻于京师。”“呜呼,三代为相,邦家之光,尔其敬哉,无替乃前人徽烈。”清代学者王夫之也说:“呜呼!唐至是,犹谓国之有人乎?而裴度、张弘靖、柳公权、韩愈之为人臣,亦可知矣。”
  张氏一门,祖孙三代显历台阁,时有“三相张家”之谓。旧猗氏城中之三相坊,即以其为坊名。(该地现为“崇相西”,乃崇道坊、三相坊、西关之合名也。)
  王缙(700—781),唐蒲州猗氏人,字夏卿。诗人王维之弟。父处廉,官汾州(今山西吉县,有学者谓“汾阳”者,非。)司马,去世较早。母亲博陵(今河北安平)崔氏为博陵崔姓望族支裔,识文断字,笃信佛教。所谓王维、王缙兄弟少年即有文名,实乃其母家教之结果也。《新唐书•王缙传》说他“举草泽,文词清丽科上第”是说他兄弟自布衣寒微之家应“清丽”之试,“科上第”者,是说考试在甲等。
  王缙入仕时间,史书没有确切记载,笔者推测,当与乃兄王维不差前后。只知其“历侍御史、武部员外郎。”安史之乱时,擢为太原少尹,辅佐李光弼守太原,以功加宪部侍郎,又转兵部。平定史朝义后,奉诏宣慰河北等地。入朝,拜黄门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进侍中,并持节都统河南、淮西、山南东道诸节度行营事。而后又辞去侍中,加东都(洛阳)留守。一年后,又成为河南副元帅。之后又任太原尹,杀王无纵、张奉璋以振军威。再岁还朝,复以本官知政事。
  王缙素奉佛,不茹荤食肉,晚年尤甚。妻死,以道政里宅第为佛祠,诸道节度或观察使来朝,必讽令其出资助佛事。进而鼓吹怂恿皇帝在禁中祀佛,号内道坊。若逢夷狄入寇,不派兵反击,而是合众沙门齐诵《护国仁王经》以禳灾。史载:“群臣承风旨,皆言生死报应,故人事置而不修。大历政训,日以堙陵,由缙与元载、杜鸿渐倡之也。”
  (宰相)元载伏诛后,“上悯其耄”,“不加刑”,只贬为括州刺史。后迁太子宾客,分司东都。建中二年(781)死,年八十二岁。
  王缙还是个散文作家兼诗人,但作品流传下来的却极少,传世诗作有八首,风格与其兄王维相似。
  以上所写五位,均位至宰相,也就是今天的国务院总理。在当时的封建礼教下,他们对国家、对民族都作出了应有的贡献。有些或者说贡献很大。但他们同时也是凡人一个,和我们一样,都有这样或那样的错误。历史是无情的,也是最公正的。这在新旧唐书中均有明确的记载。
  下面要记述的,是两位悲剧英雄,他们都死于安禄山之手。
  封常清(约708或709—755),唐蒲州猗氏(今临猗)人。自幼父母双亡,家境贫寒,依外祖为生。外祖获罪流放安西(今新疆吐鲁番县西二十里),常清随之。外祖本业儒,命常清随坐左右,教之读书,由是积累了广博知识。外祖死,常清成孤儿,以致年已而立还未就业。时高仙芝为安西都知兵马使。常从城门过,常清慕其为人,遂请自为傔从(即侍从)。仙芝嫌其貌丑而跛,两言而不纳。常清怒曰:“慕君高义,乃毛遂自荐,君若以貌取人,恐失子羽之才矣。”仙芝乃命其暂留。
  开元末(741),达奚部作乱,仙芝领二千骑进击,大获全胜。常清暗中将进军路线、军事部署、战斗经过情况写了一份报捷书呈于仙芝,与仙芝意向完全相和,大惊其才,遂以破达奚功授于叠州地下戍主,进升为判官。后以军功再授镇将、果毅及折冲都尉等职。天宝六年夏,随仙芝破小勃律,西至葱岭,历尽险阻,至十月方回。十二月,仙芝代王正见为安西节度使,奏请常清为庆王府录事参军,充节度判官,赐紫金鱼袋。不久又加授朝散大夫,专管四镇仓库、屯田、甲仗、支度、营田诸事。
  仙芝每出征,常以常清为留守。仙芝部将郑德铨依仗其母是仙芝乳母,飞扬跋扈,冒犯军规,常清命左右逮捕德铨,数其罪恶,立即杖斃于庭下。后又将两个犯有死罪的将军斩首,全军震动,军风肃然。
  天宝十年(751),仙芝任河西(今甘肃武威)节度使,统管凉、甘、伊、肃、西、瓜、沙七州军务,常清随为判官。十一年,任安西副大都护,摄御史中丞,持节充安西四镇节度、经略、支度、营田副大使。知节度事。十三年,入朝为御史大夫,恩授一子五品官,并赐宅第一座。不久北庭都护程千里入朝为左金吾大将军,又令常清兼任北庭都护,持节充伊西节度使。
  安禄山反唐后,封常清自请剿贼(常清只想着报效朝廷,但他对安禄山军事实力实实估计不足,历史悲剧正由此而引发)玄宗遂任命常清为范阳、平卢节度使,刻日东下,至东京(洛阳),十日内征募六万人马,皆为佣保市井之流(即乌合之众),素未训习。十二月辛卯日,安禄山部攻陷陈留,杀河南节度采访使张介然(亦为猗氏人,下文将要叙及),并杀降卒万余人。十二月七日,在葵园与安禄山接战,虽掩杀数十百人,怎奈禄山大军压过,常清败走。十一日、十二日皆败。十三日,东京失守。余兵退谷水,又退陕郡(今三门峡)。常清对仙芝道:“累日血战,贼锋不可挡,应急保潼关。”于是退至潼关暂守。
  玄宗在军中,派有宦官边令诚为监军,不懂军事,反而指手划脚,与高、封二人结怨甚深,于是密进谗言,玄宗一怒之下,下令诛杀高、封二人(自毁长城,可悲可叹!)
  常清临死前,写有《待罪表》,内有:“率周南市人之众,挡渔阳突骑之师,尚犹杀敌寨路,血流满野……即为尸谏之臣,死作圣朝之鬼。若使殁而有知,必结草军前,回风阵上,引王师之旗鼓,平寇贼之戈铤。”是日,仙芝亦被斩于军前。
  此后,哥舒翰独守潼关,大败。禄山大军直捣长安,玄宗西逃,于马嵬坡杀杨贵妃、杨国忠兄妹。盛唐美梦从此结束。
  张介然(?—755)唐蒲州猗氏人。本名六朗,或言六郎。“性慎愿,长计划。”始为河陇支郡太守,并署营田、支度等使。入朝奏请,皆得帝心,由此赐与甚厚。
  安禄山反,玄宗任命时任卫尉卿的张介然为河南节度采访使赴河南抵抗安禄山。介然到陈留郡的第三天,禄山部便南渡黄河,直逼陈留,激战十六日,城陷被执,禄山劝降,介然大骂逆贼不止。同时遇害者,尚有郡守郭纳。
  下面将要叙述的,是三位文化名人,即王维、张彦远、司空图。说来也怪,这三位文化名人,都被历史搞错了,有些甚至在唐朝就搞错,以后便陈陈相因,一错再错。
  先说王维。王维的远祖,确系太原祁人,属太原王氏。但自他的十七代祖王卓为河东太守后,其后代便在河东大地生息繁衍。《新唐书•宰相世系表》就赫然写着“河东王氏”这一条:王儒贤,赵州司马——王知节扬州司马——王胄,协律郎——王处廉,汾州司马——王维,字摩诘,尚书左丞;王缙,字夏卿,相代宗;王繟,江陵少尹;王絃;王紞,太常寺卿。可见在欧阳修编修《新唐书》时,就已承认了“河东王氏”的存在,因此,再说王维是太原人,那就错了。再看《猗氏县志》(康熙版)王缙传后考证:“考维、缙二公,史籍皆云太原人,其来久矣。按唐刺史王颜所撰《猗氏侯王卓神道碑》,则维、缙皆卓之后也。卓由太原徙猗,因家焉。其宗子离居四县,曰桑泉、蒲州、猗氏、虞乡,分为四房,其所产人物分房纪之,维、缙实猗氏房产也。况卓子孙初籍桑泉,即投牒官府,自立太原乡,今牒文犹勒之石。则当时卓之子孙自以太原为重可知。故后来由四县王氏出仕者,必曰太原人。而后世因认为太原郡人,则误矣。”这通《王卓碑》现还矗立在临猗县庙上乡城西村西南一华里处,碑高3.4米,宽1.05米,厚0.36米,与历史所载完全吻合(现属山西省文物保护单位)。《王卓碑》在七种文献典籍中均有记载:一、《猗氏县志》清潘樾主编;二、猗氏《王氏家谱》清王含光主编;三、《临晋县志》民国俞家骥主编;四、临晋《王氏族谱》清王恭先编;五、清代所编《山右石刻丛编》清胡聘之著;六、《平津读碑记》清洪颐煊著;七、《山右金石录跋尾》清夏宝晋著。在《山右石刻丛编》“王卓碑”之后,编者有一段按语,其云:“其曰猗氏房右丞维、左相缙即王维、王缙,并有传。王缙兄弟,河中人,以碑考之,则河中猗氏人也。”撰写此碑的王颜,《临晋县志》、《山西通志》、《中国历代人名大辞典》数书中,均可查到。
  王维(701—761)(笔者认为,既然王缙的生年是“700年”,那么,哥哥不可能生在弟弟之后,其生卒年应是“700—760”,年初生兄,年末生弟,完全是可能的。另外,还有双胞胎的可能。)唐河东人,祖籍太原祁县,字摩诘。玄宗开元进士擢第。历右拾遗、监察御史,又曾为河西节度判官。天宝时,拜吏部郎中,给事中。安禄山陷长安,被俘获,押解洛阳,迫受伪职。曾赋诗明志。乱平,责授太子中允。肃宗乾元中迁尚书右丞,故世称王右丞。以诗名盛世于开元、天宝间,尤长五言。多咏山水田园,与孟浩然并称王孟。书画特臻其妙,后世推其为南宗山水画之祖。与弟缙俱奉佛,居常蔬食,晚年长斋,不衣文彩。得宋之问兰田别墅,沿辋水,弹琴赋诗,啸咏终日。所为诗号《辋川集》。妻亡不再娶,三十年孤居一室,屏绝尘累。有《王右丞集》行世。
  下面说到张彦远。他是张嘉贞的五世孙。彦远称其为“高祖河东公”。查新、旧唐书,《猗氏县志》等典籍,彦远的事迹均附在祖父张弘靖之后,极简略。国内出版的大型辞书如《辞源》、《辞海》等均无丝毫记载。倒是台湾学者在二十四年前编纂的《大辞典》有了彦远的记载,也极简略,不足百字。嗣后,国内学者在编纂《中国历代人名大辞典》中,才有了明确的记载。现原文抄录如下:张彦远,唐猗氏人,字爱宾。张弘靖孙。宣宗大中初由左补阙为尚书祠部员外郎。僖宗乾符初官至大理寺卿。博学工文词。有《法书要录》、《历代名画记》。
  国内学者如美学大师宗白华先生,美术界学者秦仲文、黄苗子二先生,青年学者王睿、张裔二位等等,一看到“唐河东张彦远”字样,就自作聪明在括号内加注为永济人。
  进入二十一世纪,国内掀起张彦远研究热,仅从电脑下载的文章就有数十篇,而且还有多部专著问世。我手头有许祖良先生撰写的《张彦远评传》,仅《张彦远生平概述》一章,就有一万二千多字,全书三十二万字。毕斐《〈历代名画记〉论稿》二十万字。多学者汇编的《〈历代名画记〉研究》三十万字。此外,还有一些外国学者也参加到这一研究中来。
  著名学者陈衡恪称《历代名画记》“为后世之模范”。著名画论家余绍宋称《历代名画记》“为画史之祖,亦为画史最良之书。”“余恒谓画史之有是书,犹之正史之有《史记》。”著名画家潘天寿说:“张彦远之〈历代名画记〉,精到详尽,实为吾国通纪画学最良之书;亦为吾国古代画史中最良之书。”著名画家兼理论家傅抱石说:“在研究中国绘画史的原始资料时,时代之早,价值之大,不能不推唐张彦远的〈历代名画记〉。”港台著名学者徐复观说:“唐代最大的画史家兼画论家,必推张彦远。”日本学者大村西崖说:“绘画史之选述,有张爱宾之〈历代名画记〉,实为最完全,中国唯一之绘画史。”“正如龙门(指司马迁)作史,永为典型。”前苏汉学家叶•查瓦茨卡娅说:“张彦远的论著〈历代名画记〉是唐代绘画美学巨著。”“张彦远的这部著作是中国美学思想史上的重要里程碑。”
  平心而论,张彦远对历史的贡献是要大于王维的,但王维生活在盛唐,许多王公贵族都和他有交往,他的诗歌在当时就已家喻户晓。而张彦远生活在晚唐,一直到将要去世的前一二年,才做了从三品的大理寺卿。祖上三代为相,真是炫赫之极,到他这一代,已是日薄西山。种种原因,造成了历史的遗憾。
  作为张彦远的故乡人,笔者在前二十年编纂《临猗县志》时,就曾多次呼吁,还有不少美术、书法界的朋友,也曾多次呼号奔走,终无成事。直到二OO八年十二月十五日,才由临猗县美术家协会牵头,成立起“张彦远研究会”,这足以使临猗书画家乃至文艺界感到无比欣慰。
  第三位文化人我们就要说到司空图了。《新唐书•司空图列传》写道:“司空图,字表圣,河中虞乡人。”但他的出生地,却不在虞乡王官谷,而是在山西省临猗县庙上乡好义村。何以为证,好义村“王氏宗祠”(现为村委会办公处)西墙上,现有巨碑一通,高1.81米,宽0.76米,上书“唐司空表圣故里”七字,字大25厘米到23厘米不等,楷书。上欵为“万历四十年三月吉旦”,下欵为“济南后学葛如麟立”。查阅《临晋县志》,葛如麟系山东德平进士,明万历三十九年至四十一年任临晋县令。明万历四十年为1612年,距今近四百年。笔者走访该村两位王姓老者(94岁、83岁),据老者所言,该碑原在村外西南方约一华里处,附近建筑物毁圮后,为了保护该碑,村民特地从村外拉回,嵌於“王氏宗祠”西墙上。司空图确系好义村人,由来已久。司空图事迹见于《临晋县志》者凡四处:一是“唐宋金元明科名谱”载,司空图为唐代咸通已丑(869)年进士;二是“古迹略”载,唐司空图故里在县东南十五华里处樊桥站,为好义村人,只是晚年隐居中条山王官谷;三是“诗选”载有司空图诗二首,并有其他诗人歌咏司空图诗五首;四是“书选”载有司空图著作四种,《司空表圣文集》十卷,《司空表圣诗集》十卷,《一鸣集》三十卷,《诗品》一卷,并载有图父司空舆《发焰录》一卷。司空图祖业在临晋,王官谷只是他家的别业,最后成了他的隐居之地。《临晋县志》中还有两段话可资参考。一是卷九:“乡贤录上”之按语,其云:“按临、虞两邑,忽并忽分……至于司空舆、司空图,皆自临迁虞者,固宜临、虞并记也;二是卷十五“文选”有“旧志载司空表圣诗文独多,今以全集通行,故从略”之语。
  司空图(837—908),唐河中虞乡(出生地实为临猗好义村)人,字表圣。自号知非子、耐辱居士。懿宗咸通十年登进士第。卢携知政事,召为礼部员外郎。僖宗次凤翔,召图知制诰,寻拜中书舍人。昭宗龙纪初,复召拜舍人,以疾辞。乾宁中,又以户部侍郎征,数日乞还。隐中条山王官谷,作文以伸志。晚年为文,尤事放达。后梁代唐,闻哀帝被杀,绝食而卒。图无子,以甥为嗣。司空图留名后世者,乃因其《二十四诗品》一书。他的诗论,标举“韵外之致”、“味外之旨”,力倡“韵味”论,对后世严羽的“妙悟”论和王士祯的“神韵”说都有很大影响。
  行文至此,唐代临猗十位名人均已交待完毕。需要给读者说明的是,最后的三位文化名人,竟然都把他们的生卒、里贯搞错,不能不略费笔墨,因而他们的事迹记述就较简略。下面我们就要说到虽非本邑人士但和我县关系却很密切,这个人便是马燧。
  马燧虽是武人,但后来也官至相位。他是中唐三大名将之一,李晟、马燧、浑瑊。这三位名将,对巩固唐德宗(779—804)的政权都起了重大作用。《猗氏县志》(康熙版)卷之七“艺文上”,首置:
  宸制(宸者,皇帝专用之词。宸制,就是皇帝所作之意)
  唐德宗赐《宸扆》、《台衡》二铭序
  唐德宗说:“朕每览上古之书,及唐虞之际,君臣相得,圣贤同时。日夕孜孜,讲论治道。或陈其鉴戒,或讽以歌咏。焕乎典谟,百代是式……河东等道副元帅,司徒燧固请勒石,贻厥后人……庶乎朝夕自儆,且俾后代知我文武殿邦之臣欤!”
  《扆宸》铭铭文共一百零八句,四字句式。其最后六句云:“大业競競,其敢以渝。俯察物情,仰稽典谟。作戒斯言,置于座隅。”《台衡》铭铭文一百句,亦为四字句式。其最后八句云:“自昔格言,慎终如始。功藏鼎彝,道冠图史。无俾伊、傅,克专厥美。作鉴勒铭,永世是纪。”
  史家评为“君臣相成之美”。
  这两座碑铭,自唐僖宗乾符六年(879)大建“北平王祠”竖立,直到我县筹建“城关粮站”的上世纪七十年代,一直存在了一千多年。如今,九根石质盘龙柱和许多有价值的历史文献均已深埋粮站地下,良可叹欤!
  到了宋代绍圣二年(1095),有一位名叶王发的猗氏县令,有感于马燧在猗氏的活动事迹,写了一篇将近五千字的《唐北平庄武王实录》,详叙了马燧的赫赫战功,文章最后写道:“猗氏,王屯兵之故垒也。兴元二年(781)七月,王受诏出师。十月拔绛,略定闻喜诸邑。以猗氏居雍、洛之间,当三晋之地,因留屯筑垒。功不三旬,崇墉圪然。周七里七十步(故老传言为九里三),木牛迤逦,铁马飞驰。明年,遂次宝鼎(旧荣河,今万荣),合于长春,(陕西大荔朝邑西北),卒诛怀光(时在蒲州城)。今城垒山川依然,英气可想。乾符中(878),潞村(今运城)寇围,城邑无藏甲,民皆失色。是日也,贼望城上戈戟、旌麾蔽天,遂遁去。县令崖从之异其事,以乾符六年(879)大建此庙,所以崇威灵也。由唐僖宗乾符六年,至今二百十有六年,凡岁之水旱疫厉,有祷必应。夫积源深而流泽自远,功烈厚而庙食无穷。则宜有丰碑以昭后世,而庙碑用传者,实录也。”
  后署:(宋)绍圣二年九月十有九日,宣义郎知河中猗氏县王发撰。
  读了以上这短短三百字,读者自可想见历代猗氏民众对马燧的钦敬之情了。
  马燧简介如下:马燧(726—795),唐汝州郏城(今河南平顶山市郏县)人,字洵美,马炫弟。少学兵书战策,沉勇多算。安禄山反,燧劝范阳留守贾循归唐,循犹豫不决被杀,燧脱逃。代宗宝应中,累迁郑、怀、陇、商等州刺史。大历中,屡破李灵曜、田悦,迁河东节度使。入迁检校兵部尚书,封豳国公,进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宰相级),封北平郡王。复以平李怀光功,迁光禄大夫,兼侍中。德宗赐《宸扆》、《台衡》二铭,言君臣相成之美。后以击吐蕃,误信与盟,致被袭击。遂罢节度使,解兵权(德宗中了吐蕃的反间计)。拜司徒,兼侍中。卒年七十一,谥庄武,图形“凌烟阁”。时以燧与李晟、浑瑊为“三大将”。
  二OO九年四月十八日
  作者通联:(0359)4025000
  13935905169(手机)
企业:山西武氏安保 临猗之窗 临猗便民网 运城果品网 翔宇化工有限公司 永恒机械制造有限公司 临猗华晋纺织印染有限公司 临猗兵娟制衣 卓里集团 阳煤丰喜临猗分公司 临猗变压器有限公司 豪钢锻造有限公司
政府:运城市政府网 闻喜县人民政府 河津市人民政府 万荣县人民政府 夏县人民政府 芮城县人民政府 垣曲县人民政府 稷山县人民政府 盐湖区人民政府 永济市人民政府 绛县人民政府 新绛县人民政府